地方人文-璞慧国际景观综合服务(深圳)有限公司

设计专题Design subject

地方人文Local culture

湘西的人居环境
时间:2013年2月20日
专业:人文环境
传统与现代-处于生命时代的共生现象
时间:2008年1月16日
专业:文化融合

最新技术New technique

湘西的人居环境

1
2
3
时间:2013年2月20日
专业:人文环境

关键词:自然  情感  心理状态  精神面貌  居住环境与人情因素

撰文:普梵思洛(亚洲)景观规划设计事务所  姚茂奎(首席设计总监)

从湖北襄樊进入湖南,火车经过张家界、吉首、沿途重恋叠翠、河水泛绿,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村寨一座挨着一座,这就到了传统意义上的湘西地区。传统的湘西,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指的是与贵州、四川、湖北三省交界的湖南西北部一长条状的地域;从行政划分来看,其实就是指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首府吉首)和如今的张家界地区。

从吉首往西南,大约有三小时左右的汽车路程,就到达了凤凰县城,这是沈从文的故里。先生笔下的故事大多发生在这里以及周边的一些地方。以前在阅读沈从文先生著作的时候,我能从字里行间嗅出一股湘西的泥土气息,能够产生关于那个时代那个地方的风俗人情、景致风物的种种动人的遐想。现在,身处该地,看着周围的人与物,我又想起了沈从文。是的,沈从文与湘西是分不开的。所谓分不开,是指湘西的民俗特征、人文情趣影响了沈从文,并对他的创作产生重大影响——这从他的文学作品里就可看得出来。同时,通过沈从文的作品,我们也可以感受到湘西的人文特征和人情世故。沈从文在其小说《边城》里塑造了小翠老爹的人物形象,这是一个与世无争、纯朴憨厚、热情爽朗的上了年纪的人,他的单纯和热情简直令人惊异。总之,沈从文笔下的湘西人极具人情味。这并非是小说的一种杜撰,事实上我所接触的湘西人也的确如此。因而,具有人情味是湘西人的一大特征。那么,这“人情味”又涵盖了哪些方面的内容呢?其实,人情味是人的自然性的一种体现,渴望与人交往是人天生具有的一种本能,不论是出于利害关系的考虑或是纯粹因为需要情感的交流。其实,人情味也是一个人精神状态饱满的一种体现。即使是处于商品经济的时代,我们也不应鄙薄它是一种幼儿似的单纯,而恰恰相反的是,我希望通过对这种单纯的人情味的探讨,来寻找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亮点。我不认为它是一种过时了的东西。那么,在湘西的人居环境中这种人情味和自然观念在很多方面都体现出来了。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将要借助对湘西人居环境的分层描述和分析,来表达我自己的一些观点和想法。

吊脚楼是湘西民居的一大特色,总的说来,湘西吊脚楼大致可分为沿河——城镇型和坡地——乡村型两种。前者位于沿河城镇,倚河靠岸,彼此相连,以整体景观见长;后者多位于乡村山野,因地势的原因,相对独立分散,注重单体形态的塑造。关于湘西民居,可以分析探讨的方面自然有关很多,为了避免与本文的主旨相左以及篇幅的局限,我只从以下几方面来加以表述,并主要是以坡地——乡村型为例来加以说明。

一、聚落的组成形式

湘西人的居住方式,多采取集中居住的方式,基本上是以一点为中心,然后向上下左右依次紧密排列组合。除非迫不得已,一般户与户之间的距离不会相隔太远。在湘西的村寨里,很少看到有单独的人家户与寨子遥遥相对的情况,原因不外乎两点:1、同宗共姓。在每个寨子中,一般都只有一种姓氏。大家都是一个祖先的子孙后代。都讲究辈份,按辈份取名。因而在湘西的村寨中,宗族关系的色彩十分浓厚。只要是在本村出生的男女,是不能通婚的。因为都是兄弟姐妹的关系。甚至即使是在同一个村子的男女,徜若姓氏相同,也不能通婚。由此可以看出,湘西人对渊源是上溯得很远的。那么这种对渊源的认同,使得每一个作为单体的人,都把其他人当作同根同源的人,事实上也是如此。这种血缘上的亲密联系也体现在民居的组成形式上,一般说来,血缘上越亲密的家族,他们居住得越近,这样更方便彼此之间的联系与照应。不容置疑的是,由于这种人与人之间单纯的关系,自然就要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亲密的关系了。“团结”二字就成为村寨中总体关系的主题。在这样的一种人情环境下,一个不与他人沟通,把自己孤立起来的人是不会存在的。大家共同劳动、交流生产经验,一起面对困难(在寨子里,不管是谁家里出了事,且不论是红白喜事或是其他麻烦的事,其他人都会无条件地提供帮助),体现出一种人情融融的景象。显而易见,这种人情关系的紧密使得湘西民居的群体布局自然也就非紧密不可了;2、自然的原因。湘西多山,且坡度平缓的地方并不多,因而在择基建房时,可选择的余地不大。人们往往是根据先人选好的一面坡地(具有相对良好的符合人居住的条件),在此基础上渐次发展。这使得从客观上限制了村落布局的自由发展。

二、村落范围的限定

一个村子规模的大小,所辖面积的多寡,除了有上级政府的具体划分之外,湘西人还惯用一种隐喻的手法,那就是在村落的外围利用古村或者是土地庙的设置来进行象征性的限定。通过这样的手段,向来人传达一个这样的信息:你已经进入或者即将进入本村的范围。所以,在湘西有一种说法即看到古树必有人家。事实上,古树本身也是具有了一种标识的作用,并且也是人情味的一种体现。为什么呢?因为湘西多山,村落布局十分集中,有时十几里路上不见人烟,那么对于行路人来说,由于旅途劳顿或是苍山日暮,这个时候看到古树的心情是可想而得知了。所以,在此古树除了本身所固有的限定作用以外,还附上一层人情味的色彩。

三、屋基的作法。

由于湘西人采用木结构的房屋,因而地基的作法比较简单,往往是因地制宜,依山就势,整理出一块平地,以其为地基。但是,在坡地上挖地基时,徜若要把地基挖宽,只能往里挖,而往里挖会产生坎沿,地基挖的越宽,坎沿就越高。由于湘西多雨,为了防止产生垮坎或滑坡的后果,就不能把坎沿留得太高,这样自然就影响到地基的面积。那么,只能采用一个这样的方法:即在原来的地基面积基础之上,向外延伸出一个架空的平台,与地基或持平或不持平,利用构成平台的木柱,可以任意在平台上下营造空间,这就是坡地式吊脚楼。其实,这也是中国传统建筑观念的体现,即不推山筑屋。很显然,不推山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不能人为地破坏自然环境,以避免自然给人带来的危害。这种简单的道理湘西人自然是知道的,那么,在当今存在的一些环境问题中,由于有些问题牵涉到巨大的利益关系,或者有些问题是隐蔽性的,有一定的潜伏期,我们往往熟视无睹。真到了问题集中爆发的时候,想要挽救也来不及了。在这里我想提出一个观点,就是有没有一种更好的办法,让我们象湘西人那样,既没有破坏自然又保住了利益。而事实上,吊脚楼这种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却产生了一个意料不到的效果——它成了湘西民居的一大特色,增强了建筑自身的美感,这或许连吊脚楼的设计者本人在当时也未必想到吧。

四、室内环境。

关于湘西民居的室内环境,我将从两种室内空间来表达我的观点,一种是室内公共空间;另一种是室内相对私密的空间。本文介绍的公共空间有二个,一为堂屋,二为火炕(当地人称为火铺),而私密空间本文则指开间卧室,即房屋中最外边光线最好的房间。下面就将这三种空间——进行表述:

1、堂屋

堂屋在室内各功能空间中居于中心位置,其它房间无不以此为中心点,并依次向左右排列组合。就功能来说,堂屋的功能有两点:A、祭祀家神或先祖;B、会客、张摆宴席。基本上,一个普通人家的堂屋可摆放四张八仙桌,可坐三十多个人。湘西人好客,也喜欢喝酒,通过喝酒吃饭来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由于会客吃饭的经常性,这就对餐厅空间的尺度提出了要求,这样当餐厅无法提供足够的面积时,堂屋则充当餐厅的角色。所以,堂屋虽然不是主要的就餐空间(它只相当于一个备用间),但是湘西人的这种热情好客的特点却通过堂屋得以体现。

2、火炕

火炕在当地被称为火铺,有点类似北方的土炕。但区别在于:A火炕绝不是用来睡觉的地方;B、火炕是就餐的主要场所;C、火炕是用来烧火取暖的地点;D、火炕在冬季兼有厨房的功能;E、火炕也是会客的主要场所。火炕大约高出地面六十公分,不用脱鞋直接就可上去,在火炕上设有小板凳。一般情况下,火炕夏季不烧火,只在天气转冷的时候才烧火。火炉设在火炕的中心位置,人分坐四周,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们一边围着炉火,一边喝酒吃饭,一边交流谈心,气氛非常融洽。但火炕的缺点是由于采用木材作燃料,因而容易产生烟雾,这对室内空气的质量和室内环境产生不良的影响。

3、开间卧室

开间卧室指的是室内各功能空间中最外边的房间,它采光最好,因而当地人又把它称为晒壁房。它是家庭中年轻夫妇或已经成年但尚未婚配的子女们居住的房间。一般情况,当儿女到了一定的年纪,做为父辈的就把自己曾经居住的开间卧室让出来,供年轻人使用,期待他们快点成家立业,延续香火,这是一种迫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由于湘西民居大多依山而建,房屋的后部采光受很大的影响,故后面的房间采光都不好。有的厢房采光倒还好,但长辈是不住厢房的,他们只能在正房后部的光线较为昏暗的房间里住着,直到终老。这好像显得湘西人不懂孝道,但事实不是这样。在湘西人的传统观念中,结婚生育是一件大事,为了达到这样一个目的,全家人都值得做出牺牲,因而产生这样的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由此可以看出,湘西人对处理家庭中的重大事情所表现出的团结一致性。

以上从四个方面来对湘西人的人居环境进行分析,得出了我要表达的结论,主要是强调人情关系、情感的交流与沟通,另外一个就是自然的观念。那么,在当今社会时代所面临的一些问题中,我们是不是应该从中得到一些启示呢?在物质利益至上,精神与情感越来越空虚和苍白的当代人们,我们是不是需要一些返朴归真,恢复一些人性的东西呢?那么,在环境设计中,是不要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我认为是有必要的,美国新闻作家雅各布在其《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对当今大城市的建设提出了批评,认为人性化的空间,人与人交流的空间越来越少,人们被冷漠的城市表情所包围,这违背了人性的本能。与此同时,一些西方国家通过大力对生态村的建设与发展,给人们这种相互交流,回归自然的愿望的实现提供了条件,通过直接参与农业生产,在共同的劳动中体验劳动的乐趣,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沟通,使人的人性化得以回归,所以,我认为“人情味”并不是一个过时的名词,面恰恰相反,它将是未来的环境设计中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参考书目:

《小城镇建设》               小城镇建设杂志社

《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   雅各面(美)著

《田园城市论》               霍华德(英)著

《思考建筑》                  恭求理著

《风水·中国人的环境观》  刘沛林著

留言署名:
留言内容:
还可以输入 个字符
验证码:
 
   

© 璞慧国际景观综合服务(深圳)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璞慧国际景观综合服务(深圳)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03649号-1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125号